生命始于受孕之时--现代科学的结论
點擊:3748時間:2015-04-03 00:48:33

 

《悲惨世界》(Les Miserables)是法国作家雨果的文学作品,它描述了十九世纪社会底层的人们困苦不堪的生活状况。然而相对于被堕胎的婴灵,十九世纪法国贫民的处境已经是天堂了。同样的,二十一世纪生活在美国的一只流浪狗,它所受到的待遇,都好过那些随时可能被母亲遗弃的胎儿。 
    本章将在多个角度向世人大致描述婴灵的非人处境的凄惨和困顿,这些都是我们很多人因为看不到而忽略的事实。众多提供婴灵生存状况的人们深切感到,有必要尽快让婴灵的悲惨境况公诸于世,以遏制当前日益泛滥的堕胎潮,让曾经堕胎的人们早日回头、知过改过。
    婴灵所要承受的巨大痛苦从堕胎的那一刻就开始了,并且从此永无宁息地承受着我们人类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,甚至生生世世都得不到解脱!
    孩子们在被堕胎的时候,他们在母亲的肚子里大声呼叫求救,但是我们听不到;他们在生命最柔弱的时刻,承受着比凌迟处死更加残忍的极刑,但是我们不知道;他们被父母无情遗弃之后,过着到处游荡、饥寒交迫、备受欺凌的生活,但是我们看不到;当他们万般辛苦地找到父母,非常悲痛之下前来报复,但是我们依然不知觉醒。
    现在,这些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小婴灵聚集在我们世界的上空,积蓄着巨大的力量,随时准备报复人类的残忍和无知。此时,我们却茫然生活在这个混乱苦难的现代社会,执迷于对财富、淫欲和享受的追逐而不能自拔、不愿回头。小婴灵们常常在我们身边哭泣,可是我们却因为利欲熏心而对他们置若罔闻。
    来自婴灵的呼声希望能够唤醒更多的有识之士力挽狂澜,让全球社会尽快凭借回归伦理道德来重整河山,让所有的婴灵都能因我们断恶修善而永脱忧苦。毕竟,我们是婴灵的父母,只要我们能以身作则,真正知过能改、一心向善,总有一天婴灵真的会感到父母的真诚悔过和无尽的慈爱,领受慈悲博爱那不可思议的力量——爱人如己、爱是宇宙的核心。
    现代科学的结论是非常清楚的:人类生命开始于受孕的时候。这是科学事实,不是哲学、推测、意见、猜想,或者理论。
    一九七一年十月,在「洛伊对韦德」(Roe vs. Wade)案之后,二百二十位杰出的医生、科学家和教授联署,向高等递呈一份顾问摘要(此类档案乃是就某法律问题向法庭提出建议)。他们向法院说明,现代科学已经证实了人类生命是延续的,未诞生的孩子,从受孕的那一刻起就是一个人,应该和其母一样,被视为人。这份文件的要旨是「说明现代科学(胚胎学、胎儿学、遗传学、产期学,与所有的生物学),都清楚而肯定地证实:未诞生的婴儿确已是个人。」
    例如,「在第七个星期的时候,(未诞生的婴儿)已具备成人所有的外部特征和内部器官……大脑的构造已如成人的脑,送出脑波,指挥其他器官的功能……心脏稳定地跳动,胃部产生消化的汁液,肝脏制造血细胞,肾脏也开始活动,从小孩的血液中抽取尿素……手臂和身体的肌肉已经在运动。第八个星期之后……足月的婴儿所具备的每一样构造都已齐全。」毫无疑问,这份档用科学事实证明了人的生命是开始于受孕之时。
    一九八一年,美国国会对「人类生命从受孕时候开始?」这个问题举行听证会,国际名科学家出席一个参议院立法委员会,哈佛大学医学教授洛兹,科拉罗多州大学医学院的鲍斯(Watson Bowes)博士,宾州大学医学院的庞基凡尼(Alfred Bongiovann)博士,迪米而(McCarthy De Mere)博士(是一个开业的医生,也是田纳西州大学的法律教授),世界有名的遗传学家李居讷(Jerome Lejeune)博士(是法国巴黎迪卡大学的基础遗传学教授),美奥诊所医疗遗传学系的主任高登教授,都证实说:人的生命开始于受孕之时。
    当时美国参议院主持一连八天的听证会,共请出五十七位证人。参议院的报告结论说:
医生、生物学家,和其他科学家都同意,受孕是一个人生命的起始点--该个体是有生命的,且是人类的一份子。在无数的医学、生物学和科学文献中,对于这一点有一致性的看法。
    科学家们不论有任何宗教观或没有宗教观(不可知论者、犹太教、佛教、无神论者、基督徒,印度教等),都同意生命开始于受孕之时。这是为什么国际医学道德法典声明:「一位医生必须时刻谨记保存人类从受孕直到死亡的生命之重要性。」
    所以日内瓦宣言要求医生声明:「我必对人类受孕起的生命保持至高的尊重--即使遭受威胁,我仍不会以自己的医学知识触犯人道法律。」
    人类生命是否始于受孕,究竟有何差别?其差别就在于:若人类的生命始于受孕之时,那么,堕胎就是杀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