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胎后患无穷
點擊:3075時間:2015-04-04 15:22:40

当今社会医疗科技发达,人们开始普遍将堕胎看做是一个「选择」,是意外怀孕的一个十分方便的解决途径。不仅堕胎手术越来越简便,甚至现在随处可买的「事后避孕丸」,更可以将胚胎消灭于无形之中。

    然而,如果我们明白:一次不过十几分钟的堕胎手术,就是造作一次杀人罪业,此后胎儿的父母乃至医生护士等,他们的一生、乃至生生世世,都要为此付出远远比生养孩子超出的巨大代价,此时,无论堕胎看上去多么简便,相信也很难有人胆敢选择堕胎了。
    现在,已经有很多医学研究机构、媒体报导揭示了堕胎是杀人,必然后患无穷的真相。堕胎第一个可怕的后患就是直接导致母亲死亡,尤其是一些非法堕胎场所,死亡的危险更大。即使是大医院,堕胎都不能百分之百保证母亲的安全。美国研究两性健康的「葛特马赫协会」(Guttmacher Institute)估计,每年有七万名妇女因堕胎而死亡,数百万妇女因堕胎而身体受到永久损害。
    现代的科学研究已经证明,相对那些没有堕胎经历的妇女,有过堕胎经历者的确受到很多不幸和困扰。统计数字表明,这类有堕胎经历的妇女患抑郁症的比例超过没有堕胎的妇女之三倍;自杀率是没有堕胎的妇女之五倍(另有研究认为有九倍之多);意外死亡(车祸、被杀等)的机率也高于没有堕胎的妇女的三倍。一位北京著名演员曾在一所北京的大医院里,亲眼目睹一位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,因为堕胎后大出血而死亡;而香港另一位曾经堕胎的女士,因为手术所使用的针头过期而全身慢性中毒、内脏功能衰竭。
对于那些曾经有堕胎经历的女性来说,六成以上的堕胎者都有强烈的自杀倾向而不能自拔;一半以上的堕胎者经常会受到有关堕胎噩梦的困扰。安妮˙史帕克(Anne Speckhard)博士关于堕胎后遗症报告如下——
    81%的堕胎者时常哭泣,常常想念被堕胎的孩子;
    77%的堕胎者觉得自己变得难以和他人沟通;
    73%的堕胎者经常会回想堕胎那一刻的经历;
    69%的堕胎者会感到一种可怕的「疯狂」感受;
    65%的堕胎者常常有自杀的念头;
    61%的堕胎者开始或增加酗酒;
    54%的堕胎者经常会做与堕胎有关的恶梦;
    35%的堕胎者经常会感受到那被堕胎的孩子来到访;
    23%的堕胎者经常会感受到与堕胎有关的幻觉。
    本书的案例主要来自香港忏悔班所报告的真人真事,还有网络读者提供的自己报告。这些案例证实了科学家的研究结果是真实的,甚至可以说是偏向保守的。这些真人真事显示:女性因为堕胎而受到的身心创伤,远远大于英美研究人员所指出的危害。本书所有的堕胎女性都 反映自己的身体迅速变差,并且多年生活在极度不安和混乱之中。而且,不仅女性受到影响,一些男性在迫使对方堕胎之后,也受到疑难杂症的困扰。甚至有过堕胎经历的夫妇,他们日后所生的孩子也有哭闹难带、举止失常的报告。可见,杀子堕胎的影响,不仅仅是母亲一人。
    堕胎对于父母双方的影响不仅局限于身体方面,本书的很多夫妇反映, 堕胎之后不仅情绪失控,而且诸事不顺,甚至身败名裂,这在因果教育中就有很明确的解释。佛在经上讲,小孩跟父母的关系:报恩、报怨、讨债、还债,四种关系,没有这个关系他不來。如果他來报恩的,你把他殺掉,将來下一生结了冤仇,下一次來报仇;如果是來报仇的,你把他殺掉,仇恨更深。这个事情麻烦大了,所以决定不可以堕胎。
的确,那些因为养不起孩子、交不起政府罚款而堕胎的家庭,其堕胎之后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所付出的沉重代价,远远高于养育孩子、上缴罚款的数额;而那些因为行为不检点却还想要面子,拿堕胎来掩饰自己过恶的父母来说,非但得不到掩盖罪恶之效,反而更遭身败名裂的窘境。总之,本书中的堕胎者反映,堕胎不但不能解决问题,反而让自己一生都陷入更多问题的深渊,真的是后患无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