堕胎对胎儿的伤害~极刑 凌迟处死
點擊:5241時間:2015-04-04 16:08:24

堕胎就是杀人,杀人是重罪,何况是杀害自己的骨肉至亲!而且堕胎过程是非常残忍的对胎儿凌迟处死。肉体上的伤害在第一章及《残蚀的理性》这个纪录片已有叙述,今再披露,以警人心--


    肉体上的伤害
    一个堕胎手术是「盐水法」(Saline method),就是盐毒法,是用在第四到第七个月,是一九七0年代最常用的方法。这个手术是用一支三吋半到四吋的针,从母亲的腹壁插到羊膜囊(ammiotic sac)中,抽出二百毫升的羊水,然后以一种强度的浓盐水替换。在这个程序中,胎儿是把盐吞掉,在盐中「呼吸」,基本上,胎儿全身的皮肤被盐熨伤,慢慢被毒死,于是母亲开始分娩,排出一个死的、烧伤了的,和枯萎的婴儿。偶尔有些婴儿在这个 手术中幸存,生下来就有严重的并发症,因为「在这个过程中,婴儿的组织和器官都因出血而破坏,动脉静脉破裂而在身上留下巨大的青肿。」
   其他堕胎办法是用前列腺素(prostaglandin)激发的。前列腺素包含一些贺尔蒙类的化合物,当被注射或使用在子宫肌的时候,可以损坏胎儿的血液循环,剧烈的收缩,然后被排出。因为前列腺素不是对未诞生的胎儿直接有毒,这样的堕胎方法结果比盐水法产生更多因打胎失败而出生的胎儿。打胎失败使医药工作人员十分麻烦,尤其是母亲:「婴儿为生存奋斗,喘不过气来,到处抽动乱移,使母亲难忘,在观看这些婴儿死亡之后,当时的情景会在脑中不断的重复,母亲会有一段自责的时间。」
事实上,因为这些堕胎办法非常难忍受,也是为了要避免打胎不成功的问题,所以医护人员趁胎儿还在子宫中「隐藏」,把他切割、压碎,或者毒死,结果仍是致命的,只是对母亲和医药工作人员而言,行刑的过程没有那么清楚易见。不管如何,变相的「谋杀胎儿」对医药工作人员的影响的确是存在的,很多国家都报导,愈来愈多医生因为内疚而沮丧崩溃。
    另外一个残忍的方法,叫做子宫切除术(hysterotomy),用在六到八个月期间,这个方法和剖腹产术(Caesarean section)只有一个不同之处,整个手术是为了谋杀婴儿,不是为了救他。这个手术是把肚子切开,直入子宫,取出婴儿,不照顾他,让他活活饿死,或者早在母亲体内先勒死他(婴儿是不能在子宫外被勒死的)。一旦婴儿是在子宫外,他不可以被杀死;否则医生就犯了谋杀罪。按照法律,他只可以被饿死。所以婴儿就这样被「合法的」饿死了。

    精神上的伤害
    我们知道,堕胎手术对于胎儿来说无异于凌迟处死,令孩子苦不堪言,他们曾在肚子里大叫不要、逃无可逃地死去了。这样受到万般折磨而死去的孩子,由于太过痛苦而成为一个怨魂,就在我们周围过着饥寒交迫、饱受折磨的生活。可是,由于我们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光波是有限的,所以,虽然婴灵就在我们周围,但却不能用肉眼看到。有些人具备特别能力,可以看到婴灵,关于婴灵传达讯息及他们真实存在的事情,请参阅附录二《婴灵菩萨传递讯息》和附录三《真正学佛就能化解怨结》的报告,及附录四。对于一般的人,往往要等到婴灵附体才能知道他们的存在。
    我们曾经看过几个婴灵附体的影片。说到被堕胎的婴灵,死后不知何去何从,在森林旷野中流浪,到处寻找她的母亲。其中有一位婴灵,千辛万苦、经历了好几年,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父母来报复。因为很不容易才能投胎来到人道,但是却得不到母爱,甚至还被父母杀害。所以,当她找到父母之后,就附在他们十几岁的女儿身上。当那位女儿被婴灵附身后,行为举止就立即像小婴儿般显露:要喝牛奶、吃糖果,穿小衣服。孩子打她的父母、把父母的手抓到黑青。而且,她还令母亲生病、夫妻时常争吵、令小孩无法专心学习。就这样小婴灵通过折磨全家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怨气,让父母生不如死,精神上和肉体上都受到很大的折磨。

这些附体的婴灵说出他们要令父母吵架、离婚、全家鸡飞狗跳、生病、出意外、钱财散失,有的甚至折磨全家长达三十多年。尽管父母受到长时间的折磨,但相比之下,那些被堕胎的小婴灵,他们在母体内所受到的无故伤害,及在恶道所经历的痛苦无时暂歇,也不知道在何时才能终止。我们怎能忍心去责怪他们的报复呢?他的怨恨是我们无知造成的,唯有真诚的惭悔并依圣人的教化去化解,才有转机。

 试想,很多离异家庭的小孩因缺乏母爱或父爱而怨恨父母、常想报复。那些被堕胎的婴灵,既没有父亲,也没有母亲,处处遭受欺凌、时时担惊受怕。有些婴灵附体后,报告说连小动物都看不起他们,会吓他们;天上下雨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地方躲藏,只好躲在报纸下面。冬天冷了,他们也没有衣服穿,冻得瑟瑟发抖……他们的痛苦不是我们在人间所能想象的。所以,婴灵心中的怨恨,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化解。有些堕胎后的母亲罹患肿瘤等严重疾病,有的母亲神智不清,胡里胡涂地去自寻死路,有的则出现诸事不顺、倾家荡产、甚至流浪街头的情况。这些都是堕胎的现世报,不能不警惕!
    想到婴灵被母亲施以极刑,令他们受到无辜的杀害,我们怎能怨恨堕胎后所遭遇到的种种厄运呢?设身处地,感同身受,我们要体谅婴灵悲惨的境况,怜悯他们的悲痛心情才是。
现今每年至少五千万未出生婴儿被无辜杀害,父母残忍到可以把自己的子女亲手杀掉,还有什么是我们不敢做的?他们的鲜血迸流地球,一片土地上承载太多冤死的灵魂,这片土地无疑将成为一片被咒诅的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