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人堕胎患癌症(伏心)
點擊:1866時間:2015-09-30 06:59:39

伏心的母亲退休前是一名军医,先后从事过妇产科、麻醉科的工作,兢兢业业,但在妇产科任医师的六年期间曾经为人堕胎。据她母亲回忆:七十年代和现在完全不同,那时的人比较保守,不像现在道德沦丧、混乱不堪,那时来堕胎的为数不多(相对于现今,如天文数字般庞大的堕胎数量)的已婚妇女,基本上是人流(一般在六十天以内,偶有六十至七十天)。

虽然这位母亲并没有做过任何晚期堕胎手术,所参与的堕胎案例也比现今的妇产科医生少很多,但是,她的现世报应却依然来势汹汹,让伏心心痛不已。

伏心其母的病势可谓病来如山倒。一个月前,母亲才体检合格,谁知一日突然胸口剧痛,连忙入院检查,发现是肿瘤,并立即动手术。手术后化验,证明罹患乳癌。才一个月不到,癌症的肿瘤已经长得很大,让人难以置信。

伏心的母亲在手术后接受放疗、化疗期间,出现血尿、急剧消瘦、精神抑郁、心脏永久性损伤以及一侧耳聋。

为此,家人以母亲的名义助印大乘经典,广为流通劝说、护生放生、劝人戒杀等等,并请居士帮助超度婴灵。曾有人告诉伏心:妈妈替人堕胎,患乳癌算是重罪轻报了!之后这位母亲逐渐出现好转(但是心脏和耳朵仍有问题)。

此前,伏心曾告诉母亲:替人堕胎是杀人,罪业深重。这句话令母亲大怒,她身为军人,坚信自己是履行职责。伏心为了救助母亲,到处搜集堕胎的资料。资料显示:胎儿十八至二十五天的时候,就有了心跳,到了四十天,脑电波就能探测到。而堕胎时,胎儿被医生用器械活活肢解、剥肤碎骨,变成碎块后清理出来,再被当作医疗****处理掉。

伏心说:「此时我的良知受到空前冲击、悲不自胜。我流的是眼泪,可是那无数的冤魂,流的是血!」她郑重奉劝所有人爱惜生命,挽救混乱的世界。如果世界都倡导因果教育、圣贤教育,方能恢复世界安宁。

伏心学佛之后,随着对佛法熏修的不断深入,深感堕胎恶业深重,因此特别在香港佛陀教育协会代母亲忏悔道歉,她说:「我向所有被母亲残害的婴灵真诚的忏悔道歉,对不起,我们错了!因为不明因果、愚痴蒙昧而对你们犯下罪行。我恳请诸位众生,放过妈妈,彼此解怨释结,专心学佛念佛、求生净土、永脱轮回之苦。」


文章來源于 http://www.amtbcollege.org  懺悔專欄